2018/8 閱讀心得

今年的 8 月又熱又濕。七、八月享受了不擁擠的上下班通勤,接下來九月又是新的開始了。出社會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如果包括實習的話則是滿兩年了。最近一直在思考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總有一種好像陷入舒適圈的感覺。這個月報名了多益考試與日語檢定,前者是為了清楚自己的實力現在在哪,後者則是想將其作為學習的里程碑而報名的。這個月挑的書都是以「語言學習」為主,一本是以語言學習方法為主的《Fluent Forever: How to Learn Any Language Fast and Never Forget It》,另一本則是寫作語文書卻讀作哲理書的《一輩子一定要上一堂拉丁語課》。


學習語言沒那麼困難 ──《Fluent Forever: How to Learn Any Language Fast and Never Forget It》

我一直覺得語言是一個讓人可以向外探索的工具,和自己的生活圈完全不同的故事、知識、文化都可以透過不同的語言感受到。一種語言就是一張可以深入一個幾乎不同的世界的門票,但是在語言的學習上,並不是時時都可以有豐富的資源去練習。我覺得我相當幸運,我的父母在我還小的時候就覺得英文在未來會是相當重要的一項能力,所以我很小就開始接觸英文了,我也因此不會排斥學習語言這件事。

我個人相當喜歡讀外(英)文書,這不是只有單純的練習英文而已,而是這樣可以比較直接感受到故事背後蘊藏的意涵,更不會因為中間人的超譯而誤會甚至吸收到和作者想表達的完全不同的東西,唯一的問題只有自己的誤解而已(XD)。2016 年剛從法國交換回來時,因為學校制度的問題我必須要延畢一個學期,本來想趁這個時候把司馬遼太郎的歷史小說補完,卻發現有一些長篇是沒有繁中譯本的。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學了日文再來試試看了。我是因為這個原因開始了我日文的學習。原先想要自學,但是總是有種跨不過高牆的感覺,就去報名了補習班。今年六月底,我參加的班級因為人數不足所以終止了,正當我在煩惱今年年底的日檢時,我想起了這本在書單中的書。

在今年初時看到這本由 Gabriel Wyner 所著的《Fluent Forever》,試閱時看到〈Introduction〉中的引言:「If you talk to a man in a language he understands, that goes to his head. If you talk to him in his language, that goes to his heart” — Nelson Mandela」讓我相當認同,和自己說同樣語言的人總是讓人一開始便放下戒心。也因為這句引言,我把這本書放進了我的書單中。

如果要簡單的總結這本書所提到的核心方法的話,應該就是 Making Connection 了。在這本書中,幾乎所有的記憶方式都離不開這個核心。Wyner 針對學習語言這件事提出了五個重點,分別是 (1) Make memories more memorable. (2) Maximize laziness (3) Don’t review. Recall (4) Wait, wait! Don’t tell me (5) Rewrite the past。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應該就是屬於 Make memories more memorable 了吧。Wyner 利用聲音、圖像來讓單字與文法更容易記憶,而且他提出一個相當重要的概念:讓這些東西和自己做出連結;和自己相關的資訊比較容易被記憶。Wyner 實現這五個重點的方式是利用 Spaced-Repetition System,中文應該譯作「間隔重複系統」,就是依照對要記憶的內容的熟悉度,安排不同的複習間隔;透過不停地複習,也就是回想,加深自己對該內容的印象。該系統最廣為人知的應用程式應該就是 Anki 了,這也是 Wyner 在這本書中主要使用的字卡工具。透過製作卡片讓內容與自己產生連結、利用圖片讓該內容更容易記憶,且卡片上不要有自己熟悉的語言與透過重複複習讓自己回想 (Recall),SRS 幾乎是相當完美的達成了 Wyner 的五個重點。

此外,Wyner 也在這本書中提到三件讓我印象深刻的事。首先是提到如果沒有辦法念出正確的發音,學習者就會學到兩種語言:用來寫的語言與用來說的語言。我對於這個觀點一半贊成一半反對。贊成的部分是因為發音確實會影響對該字的記憶,不正確的發音可能會導致拼寫或是單字運用上的錯誤;反對則是因為我認為口音會影響發音,而口音應該是沒有標準的,具備口音的發音並不一定會影響溝通。再來是提到嬰兒學習語言的方式是依靠大量的接收 (input),這一件事剛好跟我有時候會聽的 Podcast 主播 Georgiana 的觀點相同。事實上,Georgiana 所做的英語教學 Podcast 就是利用大量的 input 建立起聽者的文法概念。最後一件事是 Wyner 在第六章〈The Language Game〉中所提到的:「When you travel to a contry, you learn something about the soul of a language — its prople, its food, its culture — that can’t be captured in books」語文並不是單純用來使用的工具,語言的背後通常蘊藏了相當多的文化細節;因此當我聽到有些人認為某些語文學起來很簡單,我就會感到納悶,那份簡單是單指文法單字呢?還是其實他感受不到語言背後厚實的歷史文化呢?

這本書的後半提供了相當多的方法,能讓人找到合適的方式學習自己想學的語言;我也嘗試著利用這本書教的方式來準備年底的日檢。我覺得這本書相當淺簡易懂,如果有需要學「如何學習不同語言」的人可以嘗試這本書。


語言蘊藏了比溝通更多的事 ──《一輩子一定要上一堂拉丁語課》

古典拉丁語在現在已經沒有人用之交談了,也因此該語言被稱為死語,但是生活上常常看見拉丁語的存在。我之前讀 Alexandre Dumas 的《The Three Musketeers》時,該書常常提到 Aramis,一位想成為神職人員的火槍手,對於拉丁文相當在行。那時我對這個神秘的語言就有一點興趣,在電子書平台上一看到這本由韓國的韓日東教授所著的《一輩子一定要上一堂拉丁語課》(而且當時還在優惠),就將這本書買了下來。看完了之後是發現是和我想像中完全不同的一本書,就像之前提到的,這是一本寫作語言書、讀作哲理書的書籍,從拉丁語開始,延伸到古羅馬與宗教上的文化,以及韓教授的人生觀。

針對學習這件事,韓教授有許多讓我贊同的觀點。首先是他認為學習語言和學習在大學中學習其他專門科目一樣,與其是一昧地增加知識量,不如將重點放在建立起一個框架。這就像是只要有一個可以正確定義出的系統框架,大部分的知識就可以依照這個系統去運作、吸收、使用一樣。另外就是韓教授認為快速熟悉外語的方式之一就是讓學習者對該國家的歷史與文化感到好奇進而產生好感;我想這就是讓一個人能夠提起興趣主動去做一件事一樣。在《Fluent Forever》中,Gabriel Wyner 也有提到這個觀點。最後想提的是韓教授所引用的一句引言:

Non efficitur ut nunc studeat multum, sed postea ad effectum veniet.
即使現在讀的許多書無法立刻發揮成效,但總有一天會展現出來的。

我很想把這句話送給我那總是覺得在學校中學到的知識無法用在工作上的同學。他總是認為演算法、OS 這些東西在職場上用不到,所以這些課並沒有認真聽課的必要性,只要記住需要考研究所的內容就可以了。但是實際上,我在工作時就有碰到許多會牽扯到基礎 OS 概念的問題與與不同演算法可以解決的解法。我想,這就是當時學的知識需要被展現出來的時候吧。

這本書讀起來是一本相當輕鬆的哲理書,全書用拉丁語當做引子,串起歷史、文化與人生觀,在閱讀之餘,可以搭配上一杯咖啡或是一杯茶,反思自己的人生,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激起漣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