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有些人眼中,格格不入就是一種罪 – 讀《異鄉人》

「面對這充滿徵象與星子的夜晚,我第一次對這世界柔靜的冷漠敞開自身。我發現這冷漠和我如此相像、如手足般親切,我感覺自己曾經幸福,現在也依然幸福。」

莫梭

當價值觀、看事的觀點與周遭的人不同時,人就會覺得自己無法融入那個團體,就像我還在就學時,總是喜歡和與自己價值觀雷同的人一同行動;但是當單純的事因為利益變得越來越複雜的情況下,到一個新團體中,我常常覺得格格不入。雖然格格不入,在學習與摩擦中,我們還是學會了該如何在正確的時刻披上適當的面孔,讓自己的所作所為符合那個團體的價值觀。而這個團體的範圍小至家庭,大至國家與文化。這本由 Albert Camus 所著的《異鄉人》,就是在講ㄧ個格格不入同時也沒戴上面具時,才會有的荒謬故事。

主角莫梭,按照書中的表達方式,是個「冷漠」的人。這個故事始於他母親的喪禮。由於莫梭和他的母親相處得並不熱絡,所以在喪禮上他並沒有表現出一般人、或是文化上覺得應該要有的悲痛。處理完喪事後,莫梭也沒有在意社會的觀感,反而馬上回去過自己的生活。也因為如此,在他因為一次衝突而殺死人後,這些造成當時社會觀感不佳的行為造成了一些不認識他的人的既定印象,也因此成為他被判死刑的原因。

這本書讓我感受比較深的有兩件事,一件事是再想做自己,還是要記得戴上面具的重要性,另一件事則是總是有喜歡強加自己的價值觀在別人身上的人,而對於這種人來說,只要有人和他們不一樣,他們就會認定這些人是有問題的。

主角莫梭沒有選擇戴著面具生活,雖然說做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不過完全不戴面具的這個行為我其實覺得不夠社會化。再有個性也不能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人是群聚動物,必須要符合社群所認定的行為才能與整個社群相處。這並不代表說就要完全迎合社群,相反的,應該是找出哪一些行為能夠讓人有比較好的觀感並堅持,然後減少與社群觀感不同的行為出現在社群之中的時間。當然,如果所有的行為都和這個社群所認地的價值觀不相同的話,那可能就要檢討是否是自己的觀念有問題,或是應該要換一個環境。

而故事中的安養院長、法官、檢察官與神父,我認為都是想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別人身上的人。我討厭這個行為,因為這個行為相當不尊重別人的想法。你可以不認同別人的價值觀,但是沒有人可以要求一個成年人一定要有和自己一樣的價值觀才可以,這並不是在「幫助、教導別人」,這只是強加價值觀的人希望自己的價值觀被認可罷了,我覺得很幼稚、心胸也很不開闊。

總結來說,我很喜歡這本書給我的格格不入的感覺,讓我有點共鳴;以譯文來說,這本書也算是通順好讀,是一本雖然短但是精彩的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